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平天下(大结局)


小说: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两宋元明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永恒剑主 | 星光灿烂 | 巨星夫妻 | 弑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坚 | 步步惊唐 | 绝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异度
笔趣阁 //www.boquge.com/book/86295/ 为您提供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注册本站用户,获取免费书架,追书更方便!
  自宫中出来。
  阔别已久的京师依旧还是繁华热闹。
  这一年多的西征,以至于方继藩坐在马车里,都难寻觅到回家的路了。
  好在……他有车夫,车夫是个精壮的汉子,为啥很精壮,方继藩自己也不知道。
  坐在马车里,自玻璃窗外掠过的,乃是熟悉又陌生的街景。
  方继藩尽量放松下来,难得的小憩着,因为他知道,当马车抵达终点时,将会有数不清的人……要拜会自己。
  如方继藩所想象的一样,昨夜便报知了方继藩将回京。
  于是……今日……朝廷各部堂,竟是一下子告假了一大半人。
  以至于今日蹦蹦跳跳前去当值的大臣,一看到这冷清的部堂,顿时心情便不好了。
  难怪这些年仕途不顺哪。
  敢情他们……都是一伙的。
  告假的名册,密密麻麻。
  从部堂里的部首尚书,到侍郎,到主事,哪怕是最底层的观政,方知平日没注意,好家伙……这才几年的功夫,部里居然都是方继藩的门生了,亦或者……方继藩门生的门生,更甚的是……门生的门生的门生,竟也开始步入了庙堂。
  师从何人,此人又师从何人,这等师生的渊源,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今日一看,直看得人头皮发麻。
  而今……摄政王回京。
  朝野震动。
  摄政王自宫中出,至西山。
  西山已是人满为患,人们肃穆而立,翘首以盼。
  这是自己的恩师,是自己的师公,是自己的师祖。
  没有自己的祖先,就不会有自己。
  同样的道理,没有这位大宗师,是断然不会有自己的。
  方继藩对于他们而言,便是精神上的父亲。
  所谓师承,便是如此。
  马车一至,居然无人喧哗,甚至人流自动让出道路,人们默默的行了师礼。
  方继藩落地,看了众人一眼,只觉得心烦意乱。
  门生这个玩意,最不好的地方就如同灰指甲一样,总是一个传染俩,自己真正的门生,不过六七人而已,可自己的门生,哪一个不是独树一帜?他们的弟子有多少,方继藩勉强还能算得出,可弟子的弟子呢……那只有天知道了!
  方继藩看着乌泱泱的人群,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
  于是收回目光,疾步进入了自家的宅邸。
  好在……徒子徒孙们很有素质,并没有冲进宅邸去。
  只各自默默的行了礼,而后久久凝视着方继藩高大的背影。
  偶尔……倒是有人低声窃窃私语。
  “师公不喜热闹,才会不发一言,师公如此,实是令人钦佩,他这是要告诉我们,人切切不可浮躁,无论为人处事,要耐得住寂寞。”
  有人若有所思,慢慢的领悟着方继藩的言行举止,不禁发出了感慨:“师公就是师公,师公的情操,实在令人高山仰止,只怕我永远也达不到他这样的境界。”
  …………
  而此时,在宫里的朱厚照,正拧着眉心看着堆积如山的奏疏,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方继藩才刚走,他便开始有些想念老方了。
  若不是他请辞,朱厚照只恨不得将这些奏疏统统送到方继藩的面前去。
  此刻,他脑海里,不禁的想到了内阁,内阁为何增设人手还是不够呢?说到底,是最终的批红权还在他的手里。
  普天之下,只有皇帝才手握乾坤,独断专行。
  朱厚照细细想下去。
  可是……如此繁杂的事务,皇帝已无法处置了,只怕勤政的太祖高皇帝再生,怕也无法处理当下之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大多数的批红权力送到臣子们的手里。
  只是……重点来了,臣子们如何才值得信赖呢?
  倘若出现了王莽,出现了曹操,又当如何?
  朱厚照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下意识的想到,若是放权,就必须得理清皇帝应当抓住哪一部分的权力,能给内阁的……将又是哪一部分的权力。
  获得了批红之权的内阁……亦或者是其他人,又当如何去制衡他们,令他们无法作乱。
  朱厚照其实很清楚,自己迟早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
  下意识的……
  他觉得口中饥渴,于是道:“来人。”
  “奴婢在。”
  此时,蹑手蹑脚进来的,竟是个面生的小宦官。
  朱厚照皱眉:“刘伴伴呢?”
  “方才告假了。”
  “病啦?”
  “刘公公的干爷爷回京了,他……他告假去拜望。”
  朱厚照舒了口气。
  人有孝心,还是好的。
  朱厚照还是觉得有些不对:“那么周大用呢?”
  “他也告假了。”
  朱厚照眉一皱:“没听说过他竟也是老方的孙子?”
  “不……”小宦官可怜巴巴的道:“周公公他……他……他是刘公公的干儿子,因而……论起来,他是摄政王殿下的曾孙。”
  可这还是不对劲呀!于是朱厚照:“陈煌,吴喜,江大迁,他们……”
  他一连的报出了许多个名字。
  小宦官张口想说点啥。
  朱厚照倒是突的摆摆手:“罢了,你不必回答,朕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们一定不是老方的曾孙,就是玄孙,那么……”
  朱厚照凝视着这小宦官,眼中多了几分考究之色:“那么你呢,你咋不是?”
  这么一问。
  这宦官顿时要哭出来了!
  感觉自己经历了当初被阉割时起的第二次侮辱啊!
  他苦着脸,磕磕巴巴的道:“奴婢……奴婢够不上,奴婢既愚笨,又不晓事,资历还浅薄,他们……他们不带奴婢玩儿的。”
  朱厚照呼了口气,竟是觉得哭笑不得。
  可随即……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难怪老方这狗东西一回来就心急火燎的要请辞,只怕这个时候,他是怕的要死,早恨不得躲起来了!哎,他把朕想的太轻了,朕用他,就不疑他。”
  接着,恢复了少年的姿态,唧唧哼哼起来,口里念念有词。
  见这小宦官还跪着,便道:“去给朕斟一盏茶来,赶紧吧。”
  小宦官笨手笨脚的站起来,忙去斟茶,战战兢兢,手忙脚乱的样子。
  这令朱厚照终于意识到,为啥这宫中上上下下没人带他玩了,这人脑子有点问题呀。
  朱厚照不再理会他,继续托腮,陷入沉思,想着刚才还没想好的问题!
  如何制衡……那些获得了批红的阁臣呢?
  单凭新军,亦或……厂卫?
  不不不……
  还是有些不妥。
  将来……这个,怕还是需问问老方才好。
  哎……为啥又是老方?
  ………………
  蒙学里的孩子们,总是最单纯的。
  昨日蒙学放假一天。
  至于原因,却是有些荒唐。
  因为几乎所有的蒙学先生们……听说十之仈Jiǔ,都跑去了西山。
  听说是大宗师回来啦。
  今日……先生终于神采奕奕的又出现在了课堂。
  看着这一群孩子,先生缄口不言昨日去见大宗师的事。
  似他这样身份,怕是连徒孙都够不上。
  可……远远眺望到了大宗师的背影,还是让先生受用无穷。
  先生高坐,手持戒尺,左右逡巡着一群正襟危坐的孩子们。
  而后……他徐徐道:“今日……熟读一篇文章……此文……乃礼部郎中刘仪所作……,尔等好生熟读。”
  “来,二虎,你起来。先读一遍。”
  一个孩子,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翻开了课文。
  接着磕磕巴巴的念道:“吾师公方继藩也……少敦敏,成而聪明……”
  他摇头晃脑的念诵着。
  先生听着如痴如醉,仿佛通过这一篇文章,便想到了自己的师公。
  待这孩子念完,先生便问:“听的懂里头的意思吗?”
  孩子们眨眼,表示个个不解。
  他们毕竟还是太年幼了。
  先生叹息道:“这里头所记的,不过是一件区区小事。即大宗师四岁时,给父亲洗脚的小故事,大宗师是何等人,他打小便懂得孝顺的道理,你们呢?”
  于是孩子们都露出了羞愧之色。
  先生似乎开始感慨起来:“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虽是区区为父涤足,可大宗师此后的人生轨迹之中,譬如为邻人劈柴,扶老婆婆过路,见美貌女子而坐怀不乱,入仕为官之后,以苍生为己任,心怀对黎民百姓的爱护之心。以至此后辅佐天子,治国平天下。更是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这些……就都不奇怪了。”
  “大宗师是你们的楷模,他四岁时尚能做这么多的好事,再看看你们,都已七八岁了,可曾为父亲涤足?哎……孺子不可教也。我让你们熟读背诵,便是要让你们将这‘小事’牢牢记在心里,要做一个大宗师这般的人。”
  孩子们只好应道:“学生谨记了。”
  先生微微皱眉,见有许多孩子依旧是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这可以理解,毕竟……孩子们还不懂事嘛。
  作为一个合格的先生,他是很有耐心的!只见他微笑,手持着戒尺,在另一手的掌心拍了拍,不疾不慢的道:“将来要考!”
  …………
  全书完。
  明后天还会有完本感言,嗯,会有一些关于本书的脉络,还有完本的一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