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爆燃点


小说:黎明之剑   作者:远瞳   类别:时空穿梭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永恒剑主 | 星光灿烂 | 巨星夫妻 | 弑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坚 | 步步惊唐 | 绝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异度
笔趣阁 //www.boquge.com/book/85086/ 为您提供黎明之剑全文阅读!注册本站用户,获取免费书架,追书更方便!
  火,硝烟,血的味道,空气被奥术能量灼烧分解,岩石与钢铁分崩离析。
  22号边界营地已经被夷为平地。
  雕塑般沉默的黑甲骑士们伫立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中,来自交战双方的尸体纵横交错地倒在这片战场上,当太阳升起,晨光中有呼啸的寒风吹过平原,把血腥与硝烟的气息送出很远。
  在那些尚能站立的黑甲骑士之间,有人的甲胄已经破烂,露出下面同样破破烂烂的躯体——被灼热刀锋或射线撕裂的血肉在寒风中抖动着,边缘蠕动出不正常的肉芽和粘稠诡异的增生物质,这本应是让普通人类感到恐惧的景象,然而骑士们对此却仿佛毫无所知,只是在原地沉默地等待着命令。
  骑士团的首领,摩格洛克伯爵站在战场边缘的一块石头上,沉默地看着自己刚刚取得的战果——在他那浑浊躁动,记忆支离破碎的头脑中,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但很快这点想法便被更加狂热的思绪取代了。
  他开始酝酿接下来的作战计划,开始思索应该如何扩大手头的战果,在此之余他也略有些惊讶——惊讶于这座营地给铁河骑士团造成的出乎预料的伤亡。他从未想过强大无比的铁河骑士团仅仅为了攻陷一座边界据点竟然都会产生近四分之一的战损,这几乎相当于正面强攻一座有超凡者坐镇的城堡的损失,然而驻守在这里的敌人……仅仅是一群普通人罢了。
  这座据点甚至只有一层围墙。
  这让摩格洛克伯爵心中泛起一些奇怪的感觉——哪怕是在脑海中不断轰鸣,不断涌出各种不可名状的呼啸和呢喃声的状态下,他也从那感觉中品出了某种……警惕。他似乎还知道那警惕来自何方,那是来自他“效忠提丰”的人性部分:他从那些战斗力强大的普通人身上看到了威胁,对自己祖国的威胁。
  然而很快,他连这点清醒的思绪都消失了,某种源于灵魂深处的烦躁在鼓动着他,他觉得自己还有使命要履行,有一个比祖国和君主更加优先的效忠目标,这个效忠目标需要他做出一些更大的成果……
  或者,把自己手下这支队伍带入更崇高的覆灭。
  摩格洛克伯爵抬起头,他看到帕拉梅尔高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他知道那座高地上有一座对塞西尔人而言很重要的天文设施,情报显示那设施刚刚落成不久,虽然有军队在附近驻守,但应当无法抵挡铁河骑士团剩下的战力,而在那设施内部……似乎只有一群羸弱的研究人员,以及两三个虽然强大但已经上了年纪的老法师……
  这应当足以进一步激怒塞西尔人——而且,进攻一座学术设施的难度显然远远低于进攻长风要塞。
  他抬起手,附近正在休息的、战力尚还充沛的骑士们立刻仿佛接到心灵感应般迅速起身并聚集到了他身旁。
  在简单整顿之后,铁河骑士团的骑士们重新整理好队伍,离开了已经失去价值的二十二号边界营地。他们来到一处缓坡,在这里,摩格洛克伯爵清了清嗓子(他总想清嗓子,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里似乎一直有东西在动来动去),想要发布下一条进攻命令。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奇怪的、令人牙酸的嗡嗡声突然从不知何处传来,吸引了这名提丰贵族的注意力。
  他甚至没有抬头,便依靠经验和骨子里的神经反射完成了判断——那是塞西尔人的魔导兵器在发动攻击,而骑士团现在还没有完成蓄能,缺乏联合护盾的情况下战士们无法抵抗塞西尔人的武器——在这一瞬间的判断之后,他立刻便下令所有人散开并卧倒,准备躲避接下来连续不断的炮击。
  然而骑士们刚刚来得及动了一下身子,一道刺眼且蕴含着恐怖魔力的白色光束便扫过了天空,从极远处横扫而至,光束所过之处万物皆灰飞烟灭,岩石与钢铁瞬间炸裂或熔融,而脆弱的血肉之躯更是当场气化,整个骑士团就仿佛被巨浪横扫的沙堆城堡一般淹没在致命的白光中,即便是失去正常思考能力的“怪物”,在这可怕的白光中也凄厉地嚎叫起来。
  在摩格洛克伯爵迅速消散的混沌意识中,他什么也没有回忆,什么也没有思考,甚至来不及感叹。
  虹光射线的速度显然不是寻常炮弹可比的——哪怕是训练有素的骑士,也躲不开那些死神凝视般的能量洪流。
  数公里外,一列覆盖着厚重钢铁的装甲列车正在低速巡航,列车尾部的武库车厢上方,拥有流线型外壳和大型聚焦水晶的虹光炮正在一点点冷却下来,车厢后端的覆盖结构在机械装置的作用下向两侧扬起,露出了里面已经呈暗红色的导热栅格,伴随着嘶嘶的气压声,大量蒸汽向四面八方喷涌出去。
  虹光炮的技术一直在改进,哪怕是原先最棘手的散热难题,也在技术人员们找到一根来自刚铎时代的冷却导管并破解了其中奥秘之后得到了突破,虽然还有诸如散热结构体积庞大、连续射击之后需要额外冷却时间之类的各种问题,但至少现在这些威力巨大的能量炮台终于可以被安装在装甲列车这样的陆地载具上了。
  列车中央的战术段内,马里兰正站在指挥台前,通过外部监视器传来的画面观察着虹光射线扫射之后的山坡位置。
  那里现在宛如地狱,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敌人已经被尽数消灭,铁河骑士团是一支强大的军队,而那些狡猾的提丰人应该不至于让如此一支精锐部队就这样孤零零地来冲击整个防线——这几乎是在让自己的王牌去送死,而且在没有充分支援的情况下,一支孤军作战的骑士团连战斗力都会打个对折。
  所以这次袭击背后肯定还有更大规模的动作,虽然不知道提丰人到底在酝酿什么阴谋,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朝那个方向再扫射几次。
  顺便用副炮对目标点周围可能的藏匿、埋伏区域打一个基数。
  马里兰将军是个谨慎的人。
  铁王座-尘世巨蟒的主炮和副炮开始自由射击,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有些许穿透了车厢的屏障,在指挥中心里带起低沉的回响,而在这些熟悉的轰鸣声中,马里兰的眉头紧紧皱起。
  他想不明白提丰人为什么要开战。
  但想不明白也没关系——这里的情况已经被紧急传达至帝都,长风要塞的军队则已经按照预案完成了整备和集结,在铁王座-尘世巨蟒消灭那些铁河骑士的同时,第一军团的大批部队便做好了猛烈反击的准备。塞西尔的战士们从未松懈,所有人都为战争做好了准备,如今战争只是来的莫名其妙和突然了一点,但既然那些提丰人来了……那就别走了。
  接下来,或许就该轮到冬狼堡放点血了。
  ……
  冬狼骑士团在越过缔约堡分界线之后便停了下来,速度更快的狮鹫侦察兵以及数个机械化法师小队则继续向西部前进。
  这是安德莎的安排——她必须为最糟的情况做好准备。
  如果先头部队能追上铁河骑士团,那么他们可以出面拖延、骚扰、迟滞那些已经失控的骑士,在后方的冬狼骑士团则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充能蓄力,对那些失控骑士发动攻击——这是在看到那些变异的战神神官之后,她能想到的可以阻止那些失控骑士的唯一手段。虽然常规骑士团无法使用“热能锥体”那种级别的军团攻击,但在数量优势以及战术配合的前提下,安德莎仍然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把摩格洛克伯爵和他的骑士们拦截下来。
  但如果先头部队未能追上目标,如果目标已经成功实施了他们那可怕的计划……
  那么冬狼骑士团会有更多时间和空间迅速撤回到提丰境内,充填到冬狼堡防线内,做好准备。
  做好面对塞西尔人愤怒反击的准备。
  当然,即便到了现在,安德莎心中仍然残留着那么一点点的希冀——她希望摩格洛克伯爵还没有和那些变异的战神神官一样无法挽回,希望铁河骑士团的战士们还能够被相对温和的手段拦截下来,因为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希望把自己的剑指向提丰人……
  远方突然升起了明亮的魔法光弹,打断了安德莎所有的思索。
  三枚红色。
  年轻的狼将军看着魔法光弹升空,脸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看。
  这件事已经不再是谈判桌上能够解决的了。
  在接下来的百分之一秒内,安德莎抛掉了脑海中所有注定无法实现的念头,接受了冰冷的事实,转身扬起长剑——
  “返回冬狼堡!”
  ……
  来自边境的急报通过各地魔网节点的传送,在瞬息之间便跨越了万水千山,当虹光炮的恐怖洪流横扫大地时,最高政务厅中一台特殊的魔网终端便已经响起了急促的嗡鸣。
  作为被动的一方,塞西尔帝国首都收到消息的速度甚至比“主动开战”的提丰人还要快。
  负责这台魔网终端的办事人员是个年轻的姑娘,她飞快地跑到桌前,接通设备,并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内变得一脸愕然。
  刚被调到这个办公室还不足一周的姑娘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都听到了什么,但下一刻,正好从旁边走廊路过的赫蒂已经推门进来。
  “发生什么事?”赫蒂看着呆站在魔网终端旁的年轻书记员,“你为什么一脸呆滞?”
  “赫蒂大执政官……”年轻书记员眨了眨眼,她终于反应过来,“长风防线遇袭!提丰人开战了!!”
  赫蒂瞬间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下一秒,她便一脸严肃地飞快吩咐道:“立刻召见提丰的常驻大使——另外,去准备一号会议室!”
  塞西尔城的政务机构如同一台突然进入超载模式的魔能引擎,眨眼间便轰然运作起来。
  在最短的时间内,一个紧急会议便被组织了起来,参与会议的人员有一半都不在现场,但魔网通讯让所有与会者都面对面坐在了一起。
  赫蒂已经飞快地说明了情况,这爆炸性的消息让哪怕如冰雪般冷淡的维多利亚女公爵都露出了惊愕的模样。
  “我们和提丰的线路还畅通么?”通过魔网连线的柏德文公爵首先语气急促地说道,“他们的大使怎么说?”
  “提丰人并没有切断线路,我已经向奥尔德南发了一条紧急通讯——但由于转发和人工转录的延迟,暂时还未收到奥尔德南的回复,”赫蒂同样飞快地说道,“至于他们派驻帝都的大使——我刚才紧急召见他了,但他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在听到消息的时候他显得比我还惊讶。”
  “大使竟然会不知道自己国家对外宣战的消息?”一名政务厅官员瞪着眼睛,脸上表情不知是气是笑,“这是提丰人的幽默感么?”
  赫蒂看向圆桌旁的一处全息影像:“菲利普将军,说说边境的情况。”
  菲利普点点头:“我们失去了一个边界防御点,位于帕拉梅尔高地附近,守军只有一成顺利撤离,其他人都已英勇战死。好在目前马里兰将军已经消灭了侵入防线的敌人,铁王座-尘世巨蟒以及三列轻型装甲列车正在铁路网内巡逻,暂时填补防线上的缺口,同时搜索是否还有残余的入侵者。目前初步确定侵入帝国领土的是提丰人的铁河骑士团,但不知为何这支提丰王牌军并无步兵和战斗法师部队协同行动,而是就这么直直地冲了进来——这也是他们被迅速消灭的主要原因。”
  “目前提丰人还有别的动作么?”
  “暂未发现目的明确的军事行动——但第一军团永远为面对战争做着准备。”
  面对战争。
  菲利普说出来的几个单词仿佛带着某种无形的力量,在会议室中制造了一片肃然的气氛。
  赫蒂抬起头,环视了整个房间。
  参会人员或人员的全息投影围绕着圆桌,他们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
  但她可以看得出来,这每一双视线背后其实都隐藏着一分不安——
  有一个最最重要的人,偏偏此刻不在。
  连赫蒂都难以控制自己的心绪,她的心脏从刚才开始就跳的比平日要快,此时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自己那位如山岳般的先祖能立刻出现,以雷霆手段将这令人措手不及的危机迅速镇压、化解,或制定出完美的应对方案,但她也知道,靠想象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先祖还没回来,但他很快就会回来,而在那之前,自己必须尽到责任。
  “召见大使,联络对方首都,发送国事质询,这是国际规则所要求的,是我们的陛下和提丰人的皇帝共同制定的规矩,而现在塞西尔已经尽到了这方面的责任——”赫蒂沉声说道,“提丰人要不要守他们自己亲口承诺过的规矩是他们自己的事,现在我们该做我们的事了。
  “菲利普,在最短时间内让第一军团完成整备并向缔约堡分界线方向推进,不管提丰人有没有后续的军事行动,我们都必须夺回主动,而如果提丰人有任何敌对举动——只要进入开火区就攻击。具体作战计划你和马里兰将军全权负责。
  “戈德温,做好舆论控制和引导的准备,这方面你应该也有很多预案……
  “安东,你暂时负责……”
  赫蒂迅速进行着粗略的工作分派——在这突如其来的事态面前,她已经没有余裕让大家在会议上细细安排,很多事情都必须迅速做出决断,而在进行了所有安排之后,她才站起身来,双手撑着桌面。
  “诸位,这已经不是‘冲突’了,虽然这件事里还有很多诡异的地方,但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它很可能发展成一场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