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兰迪·其之二


小说:星门十五之轨迹   作者:巴流士   类别:衍生同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永恒剑主 | 星光灿烂 | 巨星夫妻 | 弑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坚 | 步步惊唐 | 绝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异度
笔趣阁 //www.boquge.com/book/111635/ 为您提供星门十五之轨迹全文阅读!注册本站用户,获取免费书架,追书更方便!
  克洛斯贝尔市·欢乐街·赌场『巴鲁卡』
  有着血红发色的青年推开门后径直走向了里面去。
  “兰迪,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平时这个时间你们警备队不是还在执勤吗?”
  负责兑换代币的兔女郎切莉和兰迪也算是熟人。兰迪是『巴鲁卡』的常客,虽然赌技高超足以和发牌员加雷提不相上下,但他并不会以此牟利。即使偶尔手气很好在赌桌上赢了一大笔,他也会当天就把这其中的大部分故意输出去。因此这里的职员们对他都很有好感。
  “真可惜,我被上司炒鱿鱼了,所以以后空闲时间也会多起来吧。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就让我在这边摸鱼吧。不过今天我不是来玩的,老板在吗?我有事要找他。”
  “在哦。”
  从切莉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以后,兰迪走上了二楼。
  “哟,多雷克大叔。”
  在总经理办公室和上了年纪的多雷克·欧纳尔打了个招呼,兰迪直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兰迪,听说你被炒鱿鱼了?那司令也是个庸人,居然连你的能力都看不出来。”
  “咦,我刚准备和你说,明明我之前没告诉过你。”
  “我这边也有我这边的渠道啊。你也别太小看我们这些做娱乐生意的了。”
  “哟斯,其实我是想从你那里拿回去年寄放在你那里的东西。「那个」还在吧?”
  “当然,我可是保管的好好的。「如果我什么时候死了,就把它卖到废品回收站之类的地方吧」,当时你都这么认真的对我说了,我就知道你总有把它拿回去的一天的。”
  “喂喂,这句意思根本就是相反的吧。”
  “不,我想我没有理解错误,你不是真的来拿东西了么。”
  “服了你了,这就是人老成精吗?我也还是很不成熟啊。”
  多雷克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黄铜制的钥匙,然后带着兰迪去了『巴鲁卡』的地下仓库。
  在角落的地方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挪开后,露出了下面的大铁箱。
  “好了,物归原主。”多雷克拍了下兰迪的肩膀说。
  “没有打开过的痕迹,你就不好奇里面放了什么吗?”
  兰迪检查了一下箱子后说。
  “即使不打开大概也能猜到。不过这种东西,可没办法抗在路上走啊。所以需要这个。”
  多雷克从旁边取出了一个比大铁箱还要长出一截的大提琴箱来。
  “喂喂,连这都有啊。”
  虽然以前没有用过,但是光用看的就知道这是拿来做什么的了。这是“鞘”。
  “更大的低音提琴箱我这里都有,都是帝国的『利维特乐器行』出品的高级货,两万米拉一个。不过看在我们那么熟的份上,我就不收你米拉了。”
  多雷克指着墙边那个长度超过220里矩的超大琴箱对兰迪说道。
  “现在大概已经很少见了,几十年以前我混帮派的时候,大家都是背着琴箱找地方干架的。不知情的市民还以为我们要去开音乐会啦,哈哈。藏了匕首短剑手枪的就用小提琴箱,藏了来复就用中提琴箱,偶尔也会用到这种大提琴箱。背着琴箱的人等于混社会的。利维特公司每年都会收到许多琴箱订单,虽然销售员很奇怪为什么不买琴而专门买壳子,但商人不都是有生意就做,他们可不会在乎那么多。不过自从『鲁巴彻商会』统一了克洛斯贝尔的地下势力以后就再也见不到那种景象啦。唉,真是让人有些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啊。”
  『鲁巴彻商会』在事实上压制了克洛斯贝尔的黑道,让克州的秩序变的稳定。虽然许多新生代对此不以为然,但很多老油条确实颇多感慨。
  “多雷克大叔,谢谢了。”兰迪没有推辞,接受了多雷克的善意。
  以前在猎兵时期,是不会考虑隐藏武器的,因为没有那种需求。所有人都是将自己的武器随身携带,随时保养。但在城市里拿着那种大型来复的话肯定会引起恐慌的吧。按照自治州法律,克洛斯贝尔市内没有许可证是不能私自持有武器的,而离开警备队的时候,兰迪在担任警备队中士时所拥有的持枪许可证也被警备队回收了。虽然不怕市里面的警察,但兰迪也希望尽量避免麻烦的好。
  既然人家已经帮忙到这个份上了,他没有隐瞒德雷克的意思,直接在他面前打开了大铁箱。里面是拆成了数十个零件的某种大型兵器。虽然已经快要一年没碰了,但在摸到枪管和刃条的时候,他知道『狂战士』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回归。
  “我回来了,老伙计。”
  导力铳刃『狂战士』,是六年前兰迪在『赤色星座』升任大队长时找“那间工房”定制的『S武器』。虽然攻击力比不上他父亲『斗神』巴德尔手中奥兰多家族数百年来代代相传的塞姆利亚石制的巨柄哥德斧,但和他的叔叔『赤色战鬼』西格蒙特手中的链锯双斧是同期装备。
  作为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搭档,时隔大半年之后,他依旧能够如同本能一样对每个零件都细细保养。
  铳刃即是剑刃也是枪械。通常来说,战场上,越简单的越可靠,但也有例外的情况。
  和警备队那里找莱恩福尔特购买的量产来复不同,“那间工房”的武器基本都是订制品。因此在追求性能时完全不会去考虑量产的成本需求,只追求一味的强劲。
  『狂战士』是工程学上的珍宝,它更像是了一件艺术品,而不是一把实用的枪。
  全部拆分之后的零件数量多达九十七个,单独拆开的零件,结构也精奇古怪。
  『狂战士』的后膛组件实际上是一个精密导力器部件,它使用各种旋转部件,各个部件堆叠在一起,依靠连杆、弹簧和齿轮进行连接。在扣动扳机的瞬间,『狂战士』后膛组件的近百个零件在几毫米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后座缓冲,弹膛旋转四分之一圆,从弹匣中重新装填子弹,再旋转四分之一圆复位,准备下一次射击。
  它直接抛弃了金属弹壳,发射0.5里矩无壳火药弹。其优点是丢掉了弹壳死重,兰迪平时可以携带更多的弹药量。0.5里矩无壳弹在初速、射程和威力上,与有壳火药弹不相上下。
  『狂战士』射速极高,后座缓冲装置的效率也非常高,这使得它点**度极佳。极其复杂的结构也带来了极其庞大的火力,单单是这一把重型来复就能抵得上使用老式机枪的警备队一个中队规模的火力。即使火药武器打不死拥有斗气的高手,也可以在战线中起到很强的压制效果。更何况即使是猎兵团中最顶级的『赤色星座』的猎兵也不是人人都有斗气的。
  兰迪先是花费了半小时将每个零件都用油液细细保养,之后只花了十分钟就将这把凶器组装完毕,其熟练的动作连专业的机械技师也很难做到。这并不是兰迪在导力工程学上有什么造诣,实际上他对那个一窍不通。这单单只是因为他对这把武器熟悉无比所致。只有在使用老伙计的时候,他才能表现出这种让专家也望尘莫及的熟练度来。
  多雷克就在一旁静静的看了半个多小时。虽然他并不能看懂兰迪在做些什么,但当零件全部组合起来变成了武器之后,却从上面感受到了凛然的杀气。和他年轻时曾经在混黑道感受到的截然不同,仿佛有凶厉鬼号从大型铳刃上传来,那无数纠结起来的宿怨,毫无疑问,这是战场的气息。
  “多雷克大叔你还在啊。抱歉,刚才太专注了,没注意到你这边。”
  “没事没事。真是让我见世面了。是个比我想象中还要惊人的大家伙啊。”
  “呵呵,还好吧。和我妹去年刚拿到手的『泰斯特罗莎』比起来,这已经是个落后的老古董了。”
  虽然尺寸上是『狂战士』更大一圈,但是论起火力和切割力,直刃的『狂战士』并不占优势。只是想要用好这种大型战场兵器,没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是做不到的。没办法完全掌控的话,反而会被太强的武器拖累变成沉重的负担。去年兰迪从『赤色星座』退团的时候,兰迪的堂妹谢莉还不过是个十五岁还没到的小丫头,也不知道她那个张扬的性子收敛一点没有。
  甩了甩脑袋将堂妹的印象从自己的脑中驱逐出去,兰迪将狂战士以及大量弹药塞进琴箱之后,向多雷克请教了了一下。
  “对了,大叔,你知不知道克洛斯贝尔有没有什么魔兽云集的场所?我想找个地方当做练功场来使用。”
  “果然警备队的训练满足不了你啊。但是很可惜,据我所知应该没有你对付不了的魔兽了。更别说还拿着那种大家伙。无论是旧矿山还是海岸道的魔兽都不是你的对手吧。”
  “我可没打算轻易动用搭档,即使空手战斗我也是很在行的。关键是那种处于逆境和各种对手交战的手感。我啊,比起以前已经有点生疏了啊。”
  “单纯只是想打架吗?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个不错的门路。兰迪你要不要来我这边干?”
  “啥?”
  兰迪没有听明白多雷克的意思。
  “这大半年都在警备队里,大概对克洛斯贝尔地下世界的事情不怎么了解了吧。不瞒你说,我原本也是混社会的,但过去所属的组织已经被『鲁巴彻商会』彻底击溃。呵呵,不是现在的鲁巴彻五代目马尔科尼,而是之前的之前,鲁巴彻三代目时候的事情了。克洛斯贝尔可是日新月异,水也是越来越浑了。由IBC担任理事长,各种大型企业联合举行的地下斗技场商业斗技赛,我们『巴鲁卡』也花了点米拉拿到了门路注册了会员资格。”
  “『商业斗技赛』?那是什么?”
  就像多雷克说的,兰迪对这个新名词有些陌生。
  “表面上来说,这是企业产生无法调节的纠纷的时候,双方派出各自的代表斗士,用拳头来进行商事仲裁的协会。如果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小企业怎么也没办法和大企业相争,这就是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但实际上只要成为了会员,哪怕是中小企业也可以向大企业挥拳。虽然那些遥遥在上的大企业看来,小企业是雇用不到强者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但实际上游戏规则中就是可以提供了这种下克上的可能性。虽然距离我的帮派被消灭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当事人的鲁巴彻三代也早就不在人事了。但既然有复仇的机会,我可不想放过。也算是我这个老头子的一厢情愿吧。”
  “多雷克大叔你是想要打垮『鲁巴彻』?那个和帝国派议员狼狈为奸的『鲁巴彻』?你还真敢想啊。”
  “那只是最终目的。饭要一口一口吃,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我们『巴鲁卡』和『鲁巴彻』的营业范围多有冲突的地方,所以向主办方提出商业仲裁的借口也有很多。顺带一提,『鲁巴彻』的首席代表斗士是那位加尔西亚。虽然他目前还没有出手过,但只是没有遇到值得他出战的对手。如果是你的话,大概连他也能打赢吧?”
  “『杀戮之熊』啊……你也太高看我了。不过,既然是这么有趣的事情,我答应你了。”
  前不久才被雷欧尼达斯揍了一顿,兰迪心中可是憋着一口气呢。而据兰迪所知,加尔西亚在退役以前的猎兵时期是雷欧尼达斯的上司,能从他那里找回场子,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报酬?不是问题。这段时间我就在巴鲁卡打工了,你随便看着给好了。不仅仅是看在我们朋友的份上。更主要的是我和那边也有点私怨要算。”
  “你肯帮忙那真是太好了,那就说定了。”多雷克对于兰迪同意这件事喜出望外,他忽然想到了些什么,对兰迪开口说,“对了,我听说过一个传闻。或许那里有不少强力的魔兽。你可以去试试看。过去被某个组织作为据点使用的『月之僧院』,在克洛斯贝尔的古老传说中是几百年前就有僧侣们居住的地方。那个组织在五年前被击溃之后,『月之僧院』也废弃了。说不定会有能够让你热身的对手。具体在什么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只是个城里人,并不知道克洛斯贝尔古老相传的隐秘之地的秘辛。不过听说是在玛因兹矿山镇以西的某处,你有空的话不妨去找找看。”
  “哦,多谢啦。”
  从多雷克老板那里得到了自己本来想要的消息之后,兰迪感谢了一声,然后背着巨大的琴箱,离开了欢乐街的赌场『巴鲁卡』。
  事不宜迟,急于恢复过去实力的他现在就打算去那个据说存在强力魔兽的地方一探究竟。